• 24h服务热线

    13389851758

当前位置: 首页非遗故事传承崖州民歌的长者用歌声传乡音

咨询电话

传承崖州民歌的长者用歌声传乡音

发布日期:浏览量:149次
信息摘要: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是崖州民歌发展的落寞期,从之前的人人传唱,到不敢演唱;1980年后,大家对民歌的热情又开始恢复。正因为此,崖州民歌传承出现断层,现今的较为成熟的歌手,年龄至少在40岁以上……

   “我今年53岁了,是崖州民歌的年轻歌手。”三亚崖州民歌协会常务理事麦宜斌笑着介绍自己。

    都说“出名”要趁早,崖州民歌的歌手却颠覆着这个规律。歌手中,既有80岁高龄的老者,也有40余岁的“年轻人”。这其中,既有无奈,亦有探索。

    初冬的三亚,伴着和煦暖阳,海南日报记者走近崖州民歌传承人,与一群长者共**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崖州民歌传承的苦乐故事。

    “民歌伴一生,快乐一生”

    “摇侬咧,侬宅场前种芭蕉,公宅后头种甘蔗,甘蔗甜甜芭蕉凉……”听着母亲哼唱的《摇篮情》,麦宜斌从摇篮时代,就与崖州民歌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    “崖州民歌是我从小听到大的歌曲,即使在‘破四旧’时大家批判民歌是落后思想等,嘲笑演唱民歌,但我一直坚持。”麦宜斌说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是崖州民歌发展的落寞期,从之前的人人传唱,到不敢演唱;1980年后,大家对民歌的热情又开始恢复。正因为此,崖州民歌传承出现断层,现今的较为成熟的歌手,年龄至少在40岁以上。

    同样是民歌爱好者,三亚崖州民歌协会副主席、秘书长周启城与崖州民歌的缘分由来已久。

    翻出一本1965年1月1日的《孟丽君》民歌手抄本,周启城陷入回忆。“我父亲是崖城出了名的民歌手抄能手,当时,很多乡亲都拿着纸张来我家,拜托父亲帮忙抄写民歌。”周启城说。

    周启城的父亲周天乐年轻时是名货船驾驶员,每个月回家时,他总会带着抄好的歌本回到家中。一手笔挺的书法,工整大气的民歌手抄本深受乡里欢迎。周天乐归家时,往往是周家**闹的时候。

    “当地的民歌爱好者总是拿着槟榔和零食来家里找父亲,我从小就听着他们一起唱民歌,渐渐长大,识字后也慢慢能读懂歌本中民歌的韵味,就更加喜欢民歌。”周启城对民歌**痴迷,上初中时,物理、化学老师讲台授课,他却往往在台下用心抄写民歌。

    63岁的陈桂銮不仅喜爱民歌,更是将民歌的精华发挥到**,这个被称为“五姨姐”的崖州民歌省、市级传承人,张口即可即兴就题演唱崖州民歌。

    “从小就在村里的酸豆树下听民歌,上学时,一听到窗外有人唱民歌,就会逃课出来听。”说到此时,陈桂銮还有些害羞。

    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,自从40余岁时**次走上对歌台大放光彩,陈桂銮“打擂”的步伐日益加快。

    “三亚浩气长存,万紫千红独一枝。我是深山小野鸡,拍拍翅膀飞出山,谁今天碰到我,我就啄到你全身破皮……”随着即兴对歌渐入佳境,陈桂銮以敏捷的才思,精准的唱腔,使得对手折服。

    “崖州民歌就像是我的生命一样,它陪伴我一生,让我快乐一生。”陈桂銮说。


部分图文转载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


【推荐文章】

服务热线

13389851758
//cdn.ilhjy.cn/461218706_shop_ilhjy_cn/public_html/runtime/uploads/52c8040e092b814f5471a01dc2c496a9.jpg

微信扫一扫

▲返回顶部